22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我不会武功 > 第九十二章 纵马伤人
    岳经此刻心中简直已经无法用惊骇来形容了,项云拿给他的这本账目之上,一年收入的钱财之多,竟是比当初自己所在青风郡郡城还要多出两倍不止!

    一旁的张管家见状,不由得意的笑道:“岳先生不用诧异,这秦风城内半数以上的青楼赌坊都是我家世子的产业,收入自然要比寻常府邸高得多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岳经有些吃惊的看向项云,他还以为项云只是个靠着家族供养的二世祖,没想到后者竟然是这个秦风城青楼赌坊的幕后大老板。

    可是即便是一个城的收入也不可能这么多呀,竟然比一个郡城的收入还要高,这简直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岳兄,我知道你还有些不大清楚,不过今后你成为了府里的账房先生,自然可以在城里四处查看我们的产业,到时候你管理的可就不是我这一府的账目,而是相当于一城的账目了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岳经脸上的兴奋之色更甚,他本以为自己今后,只能够简简单单的盘算着这个世子府的吃穿用度。

    没想到项云给他管理的,竟然几乎是一个秦风城的行业收入,这已经大大超过了他的预期。

    同时他也很好奇,这个小小的秦风城,如何仅仅凭借青楼和赌坊两块的经营,就能够收入超过一个郡城,此刻他有一种感觉,那就是这一趟秦风城之行,自己真的是赌对了!

    当下岳经便磕头谢恩,由张管家领下去安排吃住和工作,项云则趁着夜色在林婉儿的伺候下返回房间休息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是真的休息,待林婉儿给他盖上被子后,祥云体内已经是运转起了龟息功。

    顿时,项云体表冒出丝丝缕缕的蒸汽,原本红晕的脸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变得正常。

    五日时间眨眼即逝,这眼看着经到了三月二十七了,这几日时间项云仍旧在修炼中度过,其间见过岳经两次,第一次岳经看向项云的目光,已经是敬佩万分。

    后者在见识了项云经营的西城赌坊和北城青楼两大板块的商业体系,才发现,无论是经营规模还是经营方式,秦风城的青楼和赌坊,那都是前所未有。

    后者虽然价格超过同行,然而效益和生意却反而是其中翘楚。

    岳经不得不敬佩于项云的商业头脑,当然以岳经一个资深地官的眼光,也发现了其中很多漏洞,如果这些地方补齐了,不仅可以减少多余的开支,甚至还能够带来更大的收益。

    第二次他便带着自己的改进方案来找到项云,后者只是随意翻看了两页后,对岳经说了一个字!

    “可!”

    “世子殿下,您不再仔细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这方面你是专家,我相信你,放手去做吧!”项云又是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闻言,岳经只觉得身躯一震,一股激动的热流从心间涌出,让他忽然有了一种,当初刚刚出任青风郡地官时的激动心情。

    士为知己者死,如今的世子殿下如此用人不疑,他自然要做出一番成绩来对的的起这份信任,对得起秦风城这份巨大的产业!

    岳经走后,项云本想再闭关修炼几日,这些时日他发现自己的神行百变步伐似乎越走越玄妙,颇有一股顺心如意之感。

    偶尔在方寸迈步之间,他隐隐发现自己脑海中,竟生出了一种感觉,似乎自己还可以踏出另外一步,其效果或许更为惊人!

    这种感觉让项云心中有些惊喜,他似乎隐隐感觉到神行百变可能有了突破的迹象。

    若是神行百变身法达到了下一个境界‘壁虎游墙’之境,他的逃命本事定然能够成倍增长!

    于是项云这几日花了更多的时间修炼神行百变,只是这种玄妙的感觉虽依然存在,可是项云却无论如何也踏不出那一步。

    似乎无形中有一道屏障,将其隔在了神行百变第二层境界之外。

    项云知道修行一途不能够钻牛角尖,欲速则不达,所以他只是坚持了三日的苦修后,又重新恢复到了原来的习惯。

    上午修炼功德造化诀,下午修行神行百变和虎爪绝户手,等到了晚上就开始运转龟息功,一边休养生息,一边缓慢运转功德造化诀!

    如此一天天感受着体内灵根中的云力增长,自己的体魄变得越发强横,项云由衷感到一种惬意之感,他并不觉得辛苦反而享受这种紧凑的生活。

    他一直相信一个道理,一直在奔跑的人,比任何人都快到达终点,即便他跑的不快。

    第六日清晨,项云再次从龟息功中醒来,梳洗后,项云觉得有些奇怪,今天都已经快到辰时了,往日这个时候林婉儿早就给自己送来早点了,怎么今日迟迟不见人来呢。

    正自有些奇怪,忽然门外传来 一阵匆忙的脚步声,项云抢先一步打开房门,一个丫鬟正好冲入房中和项云撞了个满怀!

    “哎哟……!”

    那丫鬟一声惊呼,差点栽倒,还好项云伸手拉住了她。

    丫鬟一看自己撞得是项云,脸上顿时露出惊恐之色,她惶急的跪在地上,磕头道:“世子殿下饶命,世子殿下饶命!”

    项云看着这丫鬟的惶恐模样,不禁是好气又好笑,连忙将其扶了起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谁要你的命了,怎么这么火急火燎的,是出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那丫鬟没想到项云竟然会如此和颜悦色,心中不由是暗道:“她们说的果然没有错,世子殿下如今好像变了许多,没有以前的坏脾气了,而且好像变得更好看了耶。”

    丫鬟只是开了一个小差,立时又想起了自己前来所为何事,她便重新急迫起来,忙是对项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世子殿下您快去东城门看看吧,吵起来了,吵起来了!”

    项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苦笑着说:“谁吵起来了,你这丫头到是说清楚呀!”

    那丫鬟连忙补充道:“是婉儿姑娘和一群公子少爷吵起来了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!”

    项云一听竟然是林婉儿和别人争吵起来,他顿时双眸一凝,紧张的抓住了小丫鬟的胳膊:“怎么回事,婉儿怎么会和别人吵起来的!”

    丫鬟被项云的严肃神情看的有些害怕,但还是老老实实的交代起来!

    原来今日林婉儿带着四五个丫鬟,准备去东城的丝绸铺给项云挑一些布料做衣服。

    不曾想,在临近东城的那条大道上,一队从东城门进入的公子哥们,骑乘着高头大马一路狂奔破,冲撞了很多道路两旁小商贩摊位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骑马将两名蹒跚行走的老人撞倒了,正好被林婉儿一行人撞见了,见到后者撞了人非但没有下马扶起,还嘴里骂了一声‘贱民’旋即就要驾马离开。

    林婉儿当即就将这群人拦了下来,他要让那名撞人青年,把两个老人扶起来,而那青年一方的人却是不肯,双方就发生了争执!

    这个丫鬟见到对方人多势众,而且气焰非常嚣张,就多了一个心眼,一路狂奔着跑回来找项云了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,剩下的路上说……!”

    丫鬟还待说一些双方争吵的内容,项云已经是一只手抓住她朝着院外冲去,离开府门前,项云直接让刘洪带着十几个护院跟上!

    那些护院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但是一见到世子殿下那张黑如锅底的臭脸,就知道,这是要活动拳脚了。

    以往世子爷找场子可都是这个架势!当下也没敢过问,十几个护院跟着刘洪,浩浩荡荡的追向世子殿下,论打架世子府的人还真没怕过谁!

    项云此刻几乎是单手将这丫鬟给提起来在路上飞奔,朝着东门冲去,一边跑项云一边询问:“这些人难道不知道婉儿是我府上的人吗,怎么敢与她争执!”

    丫鬟闻言犹豫了片刻说道:“这些人好像不是咱们秦风城人士,看他们穿的衣服也很华贵,应该是其他郡城的世家公子,听周围的人说,他们好像是来参加什么围猎大赛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!”

    项云闻言顿时就清楚了,如今距离秦风城的围猎大赛已经只有五六天时间了,向来是其他郡城的世家子弟提前赶来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在自己郡城里都像是土皇帝一般的肆无忌惮,嚣张惯了,到了这秦风城定然也是横行无忌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项云更加担心起林婉儿来,当下脚下直接运转神行百变步伐,速度飞快飙升,速度快的那小丫鬟眼睛都睁不开了,只能是紧紧抓住项云的手臂!

    此刻秦风城东门的大道上,已经是挤满了围观的群众,整个城门大道被围的是水泄不通,远远就能够听到人群中央有痛苦呻吟声,以及激烈争吵之声!

    人群中央,一众鲜衣怒马,神色傲然的青年,高坐于马背之上,望着身前那容貌绝美,却粉面含煞的女子,皆是面带玩味之色。

    众青年中,一个身材瘦高的鹰钩鼻男子,冷笑着指着道路一旁,两个相互依偎倒在台阶上,匍匐不起,痛苦呻吟的一对老夫妇道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说让我们给这两个老东西道歉?”

    “哼,是你们将他们撞倒的,自然要你们道歉,而且还要带两位老人家去医馆治疗!”林婉儿一脸怒容,瞪着那个青年男子义正言辞的说道!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!”

    谁知道一听到林婉儿这话,马背上的众人皆是哈哈大笑,就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至极的笑话一般。

    众人中间,一个身着烫金长袍,骑乘着一头通体乌黑,额间有一道雪白线条的神骏马匹的青年!

    后者位居众人中央靠前的位置,容貌俊美,气质傲然,且生着一对桃花眼眸。

    他目光在林婉儿精致容颜上停留了许久,又在她那凹凸有致的身躯上狠狠的扫视了一番,这才带着玩味笑意的看向林婉儿。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,你可知道我座下的这一匹越国进贡的汗血宝驹值多少钱?”

    林婉儿闻言,撇了撇嘴说道:“我怎么知道你的马值多少钱?”

    那青年对此毫不介意,他只是朝着林婉儿竖了一根手指示意对方猜猜价格,然而林婉儿却是根本不配合,只是怒目而视,拦在众人前面!

    青年洒然一笑,他淡淡的说道:“我这匹马值十万两雪花银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周围围观众人都是惊呼出声,谁能够想到,一匹马竟然值得了十万两白银,这可是多少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数字呀!

    听到周围的惊呼声,青年很是受用,他得意的对林婉儿说道:“姑娘,你知不知道十万两银子是多少,这足够买这两个老东西一百条命了!”

    “如今,我这汗血宝驹撞到他们,你说应该是他们赔偿我马儿的损失,还是该我赔偿他们呀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与此同时那名桃花眼公子身旁的几名青年都是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李少之言,真可谓真知灼见,有理有理,应该是这两个老东西赔偿李少的损失才对,这汗血宝驹吃的草料可都比他们这些贱民吃的米粒儿还贵呀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撞死了这两个老东西不打紧,要是撞伤了汗血宝驹,那可就是天大的罪过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……你们还是人吗?难道在你们眼中人命还没有你们坐骑珍贵吗?”林婉儿怒斥出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