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唯一法神 > 第九百七十五章. 战魂仪式,奴化之始
    “我几时成为圣女了?不是应该从最普通的天选者开始做起吗?常言道无功不受禄,我刚刚获得战魂气,一没有资历二没有功劳,怎么就忽然得到圣女这样听起来就很高的职位了?”

    林绚尘纯黑色的大眼睛里满是戒备和审慎,这表情落在威兰容若眼里,让她微微皱眉,柔软的建州女孩皱眉的样子也是分外迷人,颇有点西子捧心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传承仪式和别人不同,应该是天授,这种仪式以前也有人遇到过的,可是遇到的人,最终都成就了‘天选之鞭’,都是极其伟大的人物,如今给你一个圣女的职位,让你管理一小队天选者,应该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。你也不要忸怩推脱了,天选者并非只有你一个圣女,而且你也未必能当上,因为你还要通过测试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测试?”林绚尘眼睛亮了:“和什么人过招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了,作为圣女,你总得能将战魂气凝结成为战魂兽,释放出来才行吧?”威兰容若说着,黑色的衣袍上传来一阵机关响动,几条毛茸茸的的蜘蛛腿从她的背上生长出来,让她看起来分外可怖。

    “至少得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融合的是蜘蛛吗?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问我的战魂兽是不是蜘蛛,其实不是,是冰封雪狼,我家以前在很北的滴地方,那里一年之中九个月都在下雪……蜘蛛,是二阶战魂兽,不需要融合,只需要演化一下就可以,战魂兽的本质是战魂气,是气幻化出来的形态,本身没有什么固定的样子可言,至于仪式中用到的野兽,实际上是给战魂兽一点‘性格’而已。”

    威兰容若想了想,又补充道:“第一次凝结战魂兽相当麻烦,你需要经过许多训练才行,真正当上圣女可能得一年以后了,你刚刚完成仪式,就算是天授也对身体伤害很大,你还是安安心心休息三个月再说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,忽然帐篷外面传来一道怯生生的声音:“大修士,小轻雨的礼仪已经学完了,请问什么时候开始转正仪式?”

    “小轻雨啊……”威兰容若沉吟了一下,又抬眼看着林绚尘:“这样吧,她要是准备好了,今天就开始,让候选圣女林姑娘也去看看,了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喳。”帐篷外的人应声去了。林绚尘忽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:“掌握这种技术还需要学习建州礼仪?”

    “是。磕愣际墙ㄖ萑肆,怎么能不学习礼仪,还有建州语,你别告诉我你不想学,第一次使用战魂气,那是需要咒语的!而我们这里只有建州语写成的咒语……”

    威兰容若停了一下,歪着头笑道:“如今你连罡风也没有了,想要不被当成废柴,就只能按照建州大奴的规程,成为建州的天选者。我们建州大奴也不是非得要和谁争夺这个天下,可是,领悟出来天选者的传承机制,族里大规模地涌现出天选者,这让我等也不得不为天下做点事情了,这是天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绚尘正想反驳,忽然感觉到身体中升腾起里一股热流,那股热流如此陌生,陌生到她此生从未见识过,那股热流又如此熟悉,居然自动按照《九天一系玄阳解毒经》的气脉运行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发出不同于以往的强大气势,冰蓝色的流光从她周围的空间中浮现出来,在一道道蓝色的涟漪之中,慢慢汇聚于手心,变成一团旋转着的风暴。

    “寒冰?”林绚尘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“雷神的力量,分解出来应该是风河水,战魂气实际上是液化了的罡风,本质都不一样,如何能和普通的罡风比较?能够液化罡风,那么所有人都可以成为天选者,拜狱,万剑心,赵凌云,都可以,你我不过是先行者,给他们探路而已。”银尘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,林绚尘有些激动,可是看到威兰容若那吃惊的表情,赶紧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波动,很平常地说道:“既然注定要学建州礼仪,那你还是带我先去了解一下吧?做个预习?”

    “嗯,好!”威兰容若有点反应不过来,她完全无法想象,一个人未经任何指导,怎么可能就这么快领悟了天选战魂气的“威压”法门呢?

    她无法想象这样的事情,因此一时间无法做出自己的判断,只能顺着林绚尘的思路走,“从善如流”地将林绚尘领到举行仪式的地点——帐篷外的小空地上。

    【北国最终远征军·正红旗区·中心祈祷广场】

    十一岁的小女孩穿着建州正黄旗的旗装,显得十分违和且老气,仿佛封存了百年的童女的遗骸。女孩虽然肯定经过了一番细细的调养,可稚嫩的脸上依然带着些许面黄肌瘦的阴影,让她看起来一点儿也不漂亮。小小的女孩有些紧张地走上广场中心的空地。目光求助地望着几乎有她一倍半高的威兰容若,样子像极了一直迷路了的小猫。林绚尘看着这位明显带着中原人相貌特征的女孩,不禁十分心疼起来。

    “她是建州人吗?”林绚尘问身边的一位身穿黑袍的天选者女孩。

    “是。俊迸⑵婀值乜戳肆盅こ疽谎:“不是建州人怎么可能进到这里来?”

    “以前?”女孩从黑色的袖子里伸出一只保养得很好的手,摸着自己圆润的下巴:“听说是极北之地的某个高人的徒弟,是那人将她托付给我们学习战魂气的,听那人说,她以前是个孤儿,三岁的时候被那人捡到,带去学了几年手艺,如今算是带艺拜师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。压。”林绚尘微微点头:“那师父也舍得让她经历那么难堪的仪式么?”

    “不付出哪里有回报呀?”女孩一脸理所当然。林绚尘没再理她了,转头看着威兰容若俯下身子来给她讲解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威兰容若,特别地有耐心。

    威兰容若最后鼓励地摸摸轻雨的头,小女孩害羞地低下脑袋,月牙儿一样的小眼睛里满是得到大人夸奖的糯糯的满足感。接着,在威兰容若走到天选者围成的圆圈中时,她猛然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那黑漆漆的眼睛里,忽然间没有丝毫的柔弱,没有丁点的童真,只有一股仿佛在黑棺之中尘封了百年的毫无感情的驯服。那驯服的眼神让其他女孩十分受用,不少人都鼓励起她来,却同时让林绚尘感觉到一阵揪心。

    她在小女孩身上找不到一丝一毫孩童的天性,找不到一丝一毫纯真的品质,只有那最顺服的宠物狗才会具备的无条件的奴性和麻木。林绚尘感到心痛,她认为这各小女孩的一生已经被摧毁了,因为小女孩的人性,被扭曲了。

    小女孩开始翩翩起舞,她的舞姿很软,过分的软,没有任何立场与自由的软。那每一个动作在林绚尘看来,都像是在给强权者谄媚磕头。

    小女孩的舞姿,有的地方甚至十分**,人群之中的林绚尘赶紧捂住脸,她的脸在发烧,她的心在滴血,她敢百分百肯定,小女孩并不知道自己的舞姿代表着什么,然而那样即便是成年的放荡女人都未必能做得出来的动作,小女孩可以做得分毫不差,中规中矩,仿佛已经被某种模具加工过一样。林绚尘知道,小女孩敢于面无表情地做出这样的动作,可能仅仅是为了少挨几下鞭子而已。

    这是多么凄惨,扭曲的一副景象啊。

    女孩完成的舞蹈,威兰容若殷勤地上前去,递给她一壶甜酒,两块糖,小女孩的脸红红的,眼睛亮亮的,此时的她,看起来才像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祷文会背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赶快吧,之后,你就可以像那些姐妹一样,享受别人伺候你的日子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女孩闭上眼睛,想了一会儿,睁开眼睛的时候,又变成了那麻木空洞而顺服的眼神,她十分机械地,仿佛根本就是用脊髓记忆并且思考着一样,慢慢念出一串串林绚尘听不懂的话。

    “九天煌雷,九幽冥鬼,以我血躯,奉为牺牲,故我所愿,天地可鉴,愿为尊主,燃魂碎身。此生贞洁,奉献尊主,此生信仰,尊主驱策,此身血肉,尊主玩物,此生名节,尊主所有。有朝一日,心念主名,主仆契约,皇天后土共证也!身为贱婢,主忧臣辱,甘于共难,主辱臣死!”

    建筑奴儿的言语,建州奴儿的思想,建州奴儿千年来的奴性,都在这一刻分外彰显,狂风汇聚,苍空无声,大地沉默着聆听她的祷告,沉默着,在威兰容若拿起金瓶,准备抽签,看看这样一位小小的天选者即将便宜哪位建州奴儿的少爷之时——

    苍空之上,星夜突降,浩瀚如同宇宙的天则之意念,再次降临。

    那女孩身上亮起滔天的光芒,奋勇冲向无尽的星空,仿佛颠倒过来的终末星光。那女孩身边出现了影影绰绰的巨大形体,躲在人群中的林绚尘脸色忽然惨白无比,因为她认得,或者说在场只有她认得,那是银尘曾经捣鼓过许多次的傀儡。

    那钢铁铸就的巨象,难道也能算是战魂兽吗?

    林绚尘完全没法理解。她此时唯一能理解的就是周围忽然爆发出的欢呼声“成功了!成功了!”周围的女孩都在拍手欢叫,只有威兰容若一脸苦笑地放下手中的金瓶:“又出了意外了,看来得给族里的老萨满们好好说说,这在宣誓仪式上做手脚的法子,得再完善一下了,不行就在之前先骗人定契好了。”显然,那建州奴儿的祷文里,早已被这帮奴性不死的家伙改得到处都是陷阱漏洞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?”小女孩茫然无措,在慢慢恢复光亮的天底下,她这不经营的茫然的神情中,表现出来一种让人心碎的孤独。林绚尘没有欢呼,只是静静看着,看着这个注定命运悲惨,要给人永生永世都当奴隶的小女孩,有那么一瞬间,她甚至觉得让这个小女孩干脆认银尘为主子算了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,分外诱人。

    欢呼了一阵,女孩们慢慢安静下来。威兰容若再次走上来,给女孩喂米酒,擦汗,递糖果。所有的女孩都直勾勾地盯着她,等待着她将女孩分配给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金瓶好像没有出签。”人群中响起这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那就足能先做修女,以后再看哪位公子有这个福分了!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威兰容若忽然想起来什么,摇摇头像众人说道:“她是化外高人送来的,将来一定回到那高人那里去的,难怪没有出签,只怕我们族里的爷们都没这个福分呢!不过看起来,她融合的相当完美,现在就有战魂气了,就算在我们这里呆过三年,也能给我们带来许多助力了!”

    “那把她分配到圣女身边吧!”女孩们又吵嚷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的。”威兰容若道:“请圣女大人们上来,切磋决定归属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六位二十出头的女孩款款走出,她们每人的袖子上都有三圈红线。

    “喂!新来的!你也上去呀!”林绚尘正在人群里看着,一下子被女孩们推了出去,到了圆圈之中,威兰容若皱皱眉头,而其他的六位圣女一下子全转过来,目光之中满是凶狠和敌意。

    “又一个南蛮子么?南国人男的都是没骨头没蛋的东西,女人偏偏天生一副狐媚子样儿?我说,你也和这个小贱种一样姓林是吧?你……”圣女之中,为首的一位明显带着建州奴儿特征的女孩出言不逊,林绚尘十分惊讶地看着她,没想到建州奴儿的柔软女孩还会骂人呢。

    虽然被辱及家门,可是林绚尘此时感觉不到丝毫愤怒,大概一个人不会被蚂蚁的谩骂激怒,而眼前的女孩,对此刻的林绚尘就是蚂蚁。

    “林姐姐先下去,你刚刚才获得战魂兽,没法催动战魂气的。”威兰容若赶紧出面做和事老:“兰威,你也注意着点,林姐姐可是那位秘术高人的眷属……”